秦忆萤

暖暖

魏老大生贺嗯…
没想到第一篇写的全职同人居然是魏老大的…[惆怅脸x
第一次写希望大家多多包含多多包含嗯![合掌
——————————————————
暖暖 魏老大生贺

第一区
那好像也是个夏天吧?
魏琛眯着眼睛回想着,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放进口中。深深的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看烟气在半空中飘逸着凝成各种形状,袅袅的上升,终是消散不见。
魏琛将手放在膝盖上,细细的端详着。什么第一次拿起账号卡的感觉,他当然不记得。只是那年夏天,这游戏火爆的犹如六月炽热的阳光。抱着玩玩的心态,他也买了张卡。本以为如同之前的那些网游一样,不过图个新鲜感。可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那横冲直撞着摸索经验的小小术士,在荣耀那越来越广阔的地图上,一跑就是这么多年。
魏琛把双手撑在脑袋后面,又悠悠的吐了一口烟。
依稀还可以记得,当年对着命名框写写删删,纠结得抓耳挠腮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不过还是个少年。

蓝溪阁
依然是第一区吧?当年偶然买来的账号卡,如今却成了最为珍视的东西。
魏琛把手伸进裤子口袋,抚摸了几下熟悉的卡面。果然,是习惯了不论何时都带着它了啊。
那时的荣耀虽然火爆,倒也远没有如今恨不得人手几张卡的普遍。毕竟那时候区还少,玩得顶尖的又只那么几个,也都熟悉了起来。刷刷副本,打打BOSS,时不时的再来几场PK。喊打喊杀的嬉笑怒骂,全都是年少的恣意张扬。不知是谁嗯提议。欸,咱们成立个工会呗?于是那个神一样的少年,对着命名框又是一阵写写删删抓耳挠腮。
当年的少年远没有如今的十分猥琐,多多少少也还是有一点文艺青年的影子,对着电脑苦思冥想了半天之后终于是无奈,自暴自弃的关了荣耀准备去百度一下你就知道。刚把游戏最小化便看到了电脑桌面。很简单的一张自带壁纸,一条蓝色的溪流蜿蜒着流向远方。宁静悠远却又默默蕴含着勃勃生机。
蓝溪阁?三个字突然窜进少年的脑海。听起来还不错嘛。
回车敲下,那条蓝色的溪流,开始流淌。

蓝雨
那是联盟第一年,亦是魏琛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一年。开荒一代。对如今联盟中的小鬼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了。
银灰色的烟灰已经有好长一截,魏琛也懒得弹落它。真的是老了吧?总是会回忆之前的事情。魏琛苦笑了一下,思绪还是不由自主的飘回了那年的G市。
G市的夏天,永远都那么朗亮。就连落雨,也是那么明媚与透净。独自坐在崭新的会议室里,这是魏琛第三次为起名字而抓狂了。这次,是他们战队的名字。
我们的战队啊。青年坐在队长的位置上,思考着战队的名字,手自然的伸向桌子上的烟盒,才突然发现烟盒已经空了。无语的撇撇嘴,青年的目光开始在房间里到处乱窜。当年买下那张账号卡时,他从未想到,甚至从未想过,可以带着他的小小术士,冲进联盟,成为职业选手,成立自己的战队——那时候好像还没有联盟吧?听起来那么天方夜谭的事情,却竟然都一件件的实现了。
青年的目光停在了会议桌前的那一面空墙上。墙太空了,以后做个大点的队徽挂上去吧。想到这,青年的嘴角一阵抽搐。妈的队名还没有想好,队徽是个什么鬼啊!明天还得去选队服,对了还要布置训练室是吧?!青年终于忍不住抱头哀嚎起来,心底却是满满的充实与激动。
窗外哗哗啦啦的开始下雨,G市的夏天,永远都是那么朗亮。就连落雨,也是那么明媚与透净。
蓝雨?不错。

兴欣
烟蒂越结越长,魏琛才突然回过神来似的想起来今天穿的不是平日里的背心裤衩人字拖。慌慌张张的放下翘起来的二郎腿,从桌子上抓起烟灰缸把烟灰弹落,又重新窝回沙发里,懒散的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
其实说到第一次退役,如今魏琛回想起来也觉得真没什么。仔细想想还有那么一点小高兴和小激动。虽然说被一个手速将将及格的新人连赢了三场面子上的确是很挂不住,可他那时还是心情复杂的欣慰了一把。他觉得他看到了未来。不仅仅是联盟的荣耀的未来,更是蓝雨——他一手拉扯起来的不知倾注了多少心血的他的蓝雨的未来。他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个稚气未脱却已锋芒毕露的少年,突然间恍惚的意识到,他该让贤了——他的离开,说不定会让蓝雨变的更好。
老夫心底可也是有追求的。魏琛看着眼前袅袅的青烟,微微的叹了口气。
所以他回来了,带着一如往昔的猥琐无耻无下限,也带着一如往昔的不比任何人少的对荣耀的追求与渴望。他回来了,叼着烟蒂满不在乎的像接受满场欢呼似的对着全场嘘声挥手致意。他回来了,带着年少时未完成的梦想与坚持,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着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他回来了,当他重新站上这片战场的时候,他就注定赢得了尊重。高龄猥琐又如何,他叼着烟头说,老夫当年也可是神一样的少年。嗯,当他和伙伴们捧起总冠军的奖杯时,我们依稀,也看到了那一位,神一样的少年。笑容恣意张扬。

暖暖
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的回忆。魏琛拿下口中的烟,闭着眼睛就能回忆起那时捧起总冠军奖杯时的一幕幕画面。仿佛昨日。哎。魏琛悠长的叹了口气,脸上却是越来越灿烂的笑容。
欸老魏你在那傻笑什么呢!老板娘换好婚纱了你还不赶紧滚过来好好欣赏欣赏!
耳边是叶修懒洋洋又欠扁的嚷嚷。魏琛睁开眼,从总冠军的领奖台上回到了现在的婚纱店里。
哎哎来了来了!魏琛慌忙把烟头碾灭在烟灰缸里,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坐出来的褶子,几步就走到了换好婚纱的陈果面前。
昔日气势蛮横的老板娘,如今换上了洁白温婉的婚纱,看起来气质大变。脸上完全是小女生的娇羞。
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吧?是不是都看傻了啊?苏沐橙和唐柔一左一右的挽着陈果站在一起,笑眯眯的看着魏琛。
好看。老魏笑了。老夫的媳妇儿怎么着都好看。
窗外阳光暖暖。

洛芙特…多么文艺…。